【全球新视野】三川口之战是如何爆发的?以北宋取胜收场

2022-11-22 17:29:41 来源:趣历史网

三川口之战又称延州之战,北宋与西夏之间的一次重大战役,以宋败夏胜收场。下面趣历史小编就为大家带来详细介绍,接着往下看吧。

背景

西夏建立以前,元昊就采用联辽抗宋的策略,多次进攻宋朝边境,扩大自己的疆域和掠夺财物。由于北宋统治阶级的腐败和奉行屈辱退让的政策,更加助长了元昊不断掳掠和扩张的野心。西夏建国后的第二年元昊为了进一步提高国威,逼迫宋朝承认西夏的地位,便开始对宋朝边境大举进攻。延州既是宋朝西北边境的军事要地,也是西夏出入的要冲。因此成为元昊对宋战争的第一个目标。


(相关资料图)

在西夏南部边界与宋毗连相接之处,有一条横山山脉。该山脉自东北向西南方向延伸。在东到麟州(今陕西省神木县北)、府州(今陕西府谷县境),西至原州(今甘肃镇原县)、渭州(今甘肃平凉)2000余里的边境线上,形成了一条宋夏天然分界线,称为“山界”。

自元昊建国之后,宋夏两国均沿着横山一线积极布防。元昊为了突破宋军防线,经过多次试探性的进攻和派人侦察,终于摸清了宋朝整个西北边防的情况。宋陕西环州(今甘肃环县)、庆州(今甘肃庆阳)一带(后设环庆路),边砦排列甚密,且有宋宿将刘平、赵振等把守,加上“蕃部素不知其山川道路”,很难打开缺口;泾州(今甘肃泾川)、原州(今甘肃镇原)一带(后设泾原路),壁垒坚固,屯兵颇多,尤其是戍守于这一带的蕃部弓箭手,“甲骑精强”,元昊以此为突破口,也不能稳操胜券。至于熙州(今甘肃临洮)、河州(今甘肃临夏西南)一带,有吐蕃首领瞎毡率兵驻守,并与宋结成联盟,牵制西夏。唯有陕西鄜州(今陕西富县)、延州一带(后置鄜延路,延州即为该路的治所)。“其地阔远,而贼所入路颇多。又寨栅疏远,士兵至少,无宿将精卒,熟谙山川形势”。加上延州知州范雍怯懦无谋,延州外围金明砦守将都巡检李士彬贪暴愚顽,部下怨声载道。相比之下,是元昊比较理想的和稳操胜券的突破口。

前奏

为了攻取延州就必须先扫清外围的屏障,这就是金明十八砦,当然也有三十六砦的说法,守将李士彬是西北世族名将李继周之后,李继周当年曾经大破夏军,获器甲六十余万,可惜李士彬虽然号称铁壁相公,实际确是个有勇无谋之辈,为人残暴,本来他因为杀死自己的堂侄女在内的几个亲戚犯了死罪,但考虑到是功臣之后,宋廷就免去了死罪。李元昊针对李士彬为人贪暴,他手下士兵虽多达数万,但基本上是蕃兵忠诚度差的特点,开始了他的阴谋,首先行反间计,试图借宋人之手,轻取李士彬首级。他派人捎书信、锦袍、金带投置金明砦境上。书信大意是说同李士彬相约叛宋。不料该反间计被鄜延副都部署夏随识破。当有人怀疑李士彬对宋不忠时,夏随即辩解道:“此夏人行间耳,士彬与羌世仇。若有私约,通赠遗,岂使众知耶?” 其次,行诱降之计。反间计失败后,元昊暗中派人到金明寨,许以高官厚禄,劝其投降。不料士彬斩使拒降,此计又成泡影。

李元昊不甘失败又想出一条毒计,派出大批士兵假投降,李士彬原来准备把这批人送到南方,但后来听从范雍“以德怀远”的建议,统统收编入本军。李元昊见计谋得逞,突然围攻李士彬,大批内应也同时杀出,李士彬大败,内应又故意牵了一匹劣马给他骑,李士彬结果被李元昊逮住,割了耳朵。

金明砦一败,延州就暴露在西夏军面前了,李元昊早先派一个叫贺真的军官去范雍那里表示西夏愿意放弃独立,范雍信以为真,延州防备极为薄弱,石守信的孙子石元孙带兵在外援救土门(今陕西省安塞县镰刀湾),城中只有几百个士兵,而延州城则是"夹河为两城,雉堞卑小,兵士登九州台瞰城中如画"。李元昊军势浩大,史载"夏人大寨在城北五十里五龙川口,其后队直接鱼家庄,庄去州二十里,较其众约十余万。"范雍哪见过这副阵势,被吓破了胆,丑态百出。钤辖卢守勤也没了保安军一战的勇气,吓得号啕大哭。范雍和卢守勤于是谋划和西夏人议和,命令都监李康伯出城谈判,李康伯听到范雍要议和大怒,当即义正言辞拒绝,同时要范雍把自己斩了,至于命令决不接受,范雍和卢守勤心中有鬼,也不敢发作,只好连忙召集人马保卫延州。

过程

正在延州危急时刻,一支精锐的宋军部队正在飞速昼夜兼程赶往延州,带队的正是宋朝的名将鄜延、环庆副都部署副总管刘平、鄜延副都部署石元孙,石元孙上边介绍了,刘平稍微介绍一下,此人堪称文武双全,弓马娴熟,武曾经剿匪立功,文居然进士及第,曾经担任监察御史,最后出任西北的高级军官,曾经准备上书仁宗皇帝,阐述攻取西夏的方略,不过奏折还没上交,一场大战就等着他了。最早刘平先是在庆州接到援救土门命令,所以匆忙带了3千骑兵出发了,和石元孙会合后又接到命令援救延州,同时刘平向各路人马发出集结命令。刘平急着往前赶,走到离三川口(今陕西省延安市枣园)10里发现其他各路人马没到,又向回走20里终于和鄜延路都监黄德和部2千人,以及巡检万俟政、郭遵部会合,宋军总的数量宋史记载"步骑万余"。

西夏军约10万人,宋军处于明显劣势,有部下向刘平提出双方实力过于悬殊,刘平平时为人侠直,又有点轻敌,道"义士赴人之急,蹈汤火若平地,况国事乎!”毫不犹豫的杀向延州。李元昊听到消息心生毒计,派人假冒范雍手下,对刘平说,范雍在东门等候将军,不过怕奸细混入,希望将军的部队分批开拔。此时刘平离延州20里,刘平先后发了50队2500名士兵,这时发现先前的使者不见了,知道有诈,立即部队结成战斗队形,继续进发,在离延州5里的三川口(今陕西省延安市枣园)突然遭遇李元昊的部队,只见西夏军"四山鼓角雷鸣,埃烟斗合,蕃兵墙进",很快两军中午时分隔延水对峙,双方阵型都很稳重,排出防守型的偃月阵,这是个适合长程弩箭发挥的阵型,大将据中,两翼可以对中间的敌军发动钳形攻势。

西夏军首先开始进攻,他们涉过延水后改变阵型,变为横阵冲击队形,刘平立即下令大将郭遵和王信带骑兵半渡而击,大将郭遵,手中铁鞭,铁枪,一共有90多斤,王信也曾经生擒盗匪70余人,勇悍过人,两人都是有名的勇将,听得命令当即杀了过去。李元昊见郭遵一马当先,下令麾下一名勇将前去阻挡,郭遵一鞭就把敌将脑袋砸得粉碎,宋军大呼,郭遵带兵奋击,“所向披靡”,西夏军队死伤惨重,当即被击毙数百人,更有近千人溺水身亡。但西夏人数太多,而且训练有素,所以依然阵型不乱,郭遵的骑兵队没能攻入西夏核心阵地,西夏人不顾伤亡,前仆后继杀了过来,宋军乱箭齐发,西夏人没法靠近,就取来了巨型盾牌,掩护前进,刘平见势身先士卒,立即带领宋军蜂拥向前,展开混战,西夏军死伤惨重数千人阵亡,盾牌统统被宋军夺取,刘平头部、腿部都受了伤,但仍然坚持战斗。残酷的战斗还在继续,西夏人继续不知疲倦不顾伤亡的进攻,日暮时分从西南方向冲击宋军,宋军队列被冲散。危急时刻大将卢政带领200名士兵的强弩队赶到,乱箭齐发,西夏军又拖着同伴的尸体退了回去,但此刻宋军连番恶斗,消耗也很大,大将卢政建议暂时退却,说此处四面是山,天色夜晚了,如果敌军趁夜色居高冲击,我们很难抵挡,但刘平否决了这个提议。这时候西夏军暂时退却,宋军以为可以松一口气,不少将士拿着战利品到刘平面前邀功,刘平见将士有所松懈,连忙道:“形势危急,你们先自己把功劳记着,打完了,我一定重赏。”谁知话还没说完,西夏人派出轻装部队飞也似的杀到了宋军阵前,宋军一阵慌乱,加上征战疲惫,被西夏人一冲,有点支持不住,阵列向后退了30多步,前军4个指挥2000名骑兵被包围,加上宋军旗号系统混乱和刘平失去联络,正在紧要关头,宋军后军都监黄德和贪生怕死,见前军后退,就带兵逃往甘泉,刘平的儿子拉住黄德和马,苦苦哀求黄德和回军,黄德和不听,一溜烟就没影了。宋军见后军奔逃,士气沮丧,纷纷逃散,刘平极力阻止,留下了上千人继续抵抗,西夏人见宋军大乱,加紧攻击,宋将郭遵见大势已去,大呼杀贼,独自一人杀入西夏战阵,杀的西夏军人仰马翻,西夏军无法抵挡,连连后退,郭遵立即殿后护卫宋军退却,舞动大槊击杀左冲右突,无人可当。西夏人用铁索企图拦住他,郭遵此刻已经杀疯了,这些铁索统统被其打断,西夏人只好调来弓箭手,郭遵的战马中箭倒地,西夏人疯狂的冲上来将其杀害。

宋军此刻彻底溃败,但也表现出了非凡的勇气。他们边战边退,和西夏人激战了三天,一直退到西南山,西夏人少有退却,刘平带着残兵修建了7个寨子。

李元昊得意洋洋,晚上派人求见刘平,刘平不理睬,接着又派人伪装宋军送文书,被刘平斩首,又派人高呼“汝降乎? 不然,当尽死!”刘平不应。李元昊恼羞成怒,带领骑兵冲击,宋军早已精疲力尽,那里架得住虎狼冲击,顿时大乱,被一分为二,在军阵东边巡查的刘平和石元孙被俘获,残余宋军被全部歼灭。三川口战役结束。

刘平被俘后,威武不屈,破口大骂李元昊,说道“我头颈三尺长,等着你来砍呢。”刘平一直不肯屈服,病死在西夏,至死也没能踏上故土,石元孙被放回了宋朝,不久病死了。

刘平失败了,但是他的失败并不是没有价值的,刘平以少量部队拖住了西夏军主力,此刻宋军州都教练使折继闵、柔远寨主张岊,袭破浪黄、党儿二族,斩军主敖保,并代钤辖王仲宝,以兵入贺兰谷,击败蕃将罗逋于长鸡岭,李元昊接到败报,焦头烂额,只好退兵。

不少文章仅仅认为是天气下雪才使得退兵,事实并非如此。事实上刘平和西夏会战,地上已经积雪很深,宋史记载“时平地雪数寸“,可见当时天气就已经不好了,西夏退兵天气不过是其中一个次要原因罢了,即使是因为天气也正是刘平的自杀式战斗,才赢得了时间,促使包括天气在内的变数增多。

从战术看三川口是失败了,但从战略上看,刘平达到了其目的,宋军的指挥部延州保全了,当然刘平应该说指挥上也有不少商榷之处,不过瑕不掩瑜,刘平、石元孙、郭遵、万俟政等被俘和牺牲的将领不愧为帝国英烈。

结果

夏军在三川口全歼刘、石部之后,集兵于延州城下,准备攻城,延州危在旦夕。这时恰逢天下大雪,寒风凛冽,夏军缺少御寒衣物,遂致军纪松弛,后来由于宋将许德怀偷袭元昊得手,军队无心再战。元昊又得报宋麟州都教练使折继闵、柔远砦主张岊,代州钤辖王仲宝率兵攻入夏境,于是率军回师,延州才解围。虽然宋朝成功抵御西夏军队的入侵,但是损失太多,而且宋朝甘陕青宁边境的防御也处于被动地位。

战后黄德和诬蔑刘平叛宋,刘平家属被逮捕,但金明寨的有2士兵逃回说出了真相,但文彦博企图找他们的时候,2个士兵不见了,估计很可能被灭了口,不过大将卢政逃回后,似乎真相大白了,但案件还是拖了大半年,很多边民要告御状说出真相,被人阻止,富弼发现后纠正了这一情况,皇帝更多的了解了实情,不久韩琦,范仲淹,庞籍,文彦博这些巨头纷纷出来说话,刘平终于平反,庞籍将黄德和腰斩,头颅挂在了延州城头,也算是对刘平的籍慰吧,大将卢政,王信没死后来都成了名将,宋朝派出了能干范仲淹,韩琦,庞籍等人出任西北军事长官,宋军旗号系统得到了改进,大将周美发动了一系列反攻陆续收复了包括金明寨的一些失地,任福的“打族”行动非常顺利攻陷了白豹城,但是宋廷内部的儒士们一如既往无休止的的在为攻守问题进行辩论,就在此时好水川战役爆发了。

主要影响

三川口之战为西夏的生存与发展奠定了军事基础。

三川口败后,黄德和反诬刘平降敌,刘平家属被官方逮捕。金明寨有两士兵逃回说明真相,殿中侍御史文彦博在河中府置狱,派庞籍前往调查,庞籍调查后称“德和退怯当诛。刘平力战而没,宜加恤其子孙”,黄德和被判腰斩,枭首于延州城下。此时宋廷以为刘平已死,追赠朔方节度使,谥壮武,“子孙及诸弟皆优迁”。不久有党项人来报刘平“在兴州未死,生子于贼中”。宋廷不信。后来同被俘的石元孙放还返宋,确定刘平未死。刘平后来卒于兴州。

标签: 三川口之战 乱箭齐发